欢迎光临画韵传媒!

艺术馆的传承与创新

发布时间:2021/4/14  浏览量:1729  

 

古语有云:“乱世买黄金,盛世兴收藏”,随着物质生活的改善,人们精神要求更加丰富,神州大地兴起了收藏热。据战国《周礼》记载:周代“春官之职,掌祖庙之收藏,凡国之玉镇大宝藏焉”,历代宫廷、武库和寺庙,均收藏并陈设祭器、礼器及奇珍异宝,并逐渐扩展到民间的收藏。

艺术馆以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普世价值为使命,为企业家、收藏家及广大艺术爱好者提供研究、交流、学习、鉴赏、收藏与投资的艺术平台。

这里,既是各种艺术品的展示之所,亦是艺术爱好者的雅集之地,定期举办专题性和综合性文化艺术展览。

韩洁梅从小深受父亲韩鹤松古董收藏的熏陶,却热衷当代艺术,个人收藏同经营能否兼得?

专业艺术展览吸引众多景德镇陶艺热爱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的春风不仅推动了珠江三角洲经济的发展,也唤醒了岭南大地文化艺术的百花齐放,艺术馆创始人经过30多年辛勤耕耘,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寻宝觅珍,凭着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片赤诚之心,今日终于将一生的追求所得展示给社会大众。

韩洁梅:有的艺术品,是可以让人过目不忘的。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时,就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感觉,第一眼觉得他很沧桑,但是他是有信仰有希望的。我相信(艺术家)想表达他的内心是幸福的,我觉得我和爸爸看到自己喜欢的艺术品时,也是这种眼神。可能这种热爱是可以传承的。

今天,艺术馆热闹非凡,真可谓大家云集,原来,这儿正在进行专业艺术展览。

参观嘉宾:你爸爸不是经常在景德镇吗?

韩洁梅:是,他刚刚去找人看看它的釉料。(艺术家)跟我说,两个多月才画一次,而且有损耗,所以一直都没怎么出过货。

最近艺术馆开展专业艺术展览,韩洁梅的爸爸,艺术馆艺术总监韩鹤松特意从景德镇赶回来。

韩洁梅:我觉得陶瓷的好处就是,除了表现了中国书画的味道在里面之外,画在瓷板上面后,经过火烧出来,是令你意想不到的,绝对没得复制第二件。这次展览,我也最喜欢这套。

韩洁梅:在前几年,有朋友想开一间陶瓷店。因为我爸爸收藏过这么久的字画,他们都认可他的眼光,就请他去做顾问。我爸爸当时就觉得当代陶瓷都有收藏价值吗?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都觉得古董才有收藏价值,觉得当代陶瓷没有经过历史的考验,可能不是很值钱。

开艺术馆源于家庭的熏陶和对收藏的热爱

对于艺术品收藏,韩洁梅可以说是自小耳濡目染。父亲韩鹤松是老一辈顺商,更是资深古董藏家。在他的厂里,专门设有私人博物馆,无论说起哪一件艺术品,他都能娓娓道来。

韩鹤松 : 还是喜欢古朴浑厚的东西,越简单的东西,它显示的文化内涵和美感就更真实。经常我自己默默地欣赏,对于个中的乐趣,很多人不能理解。

韩洁梅:这些就是我爸爸最喜欢玩的东西。

不行,要这样拿,要这样捧着。不然很容易打烂。我记得前几年,就是因为它太轻,我以为它是塑料的,就弹了它几下,谁知道(杯盖)全部裂掉,再研究才知道,原来是古陶 ,是很薄很薄的陶瓷,是新石器时代的技术,叫“蛋壳黑陶”,龙山文化时期的。

爸爸常常希望我们能继承他的古陶瓷,当然我也觉得是好看的,但是常常接触外界,我是比较喜欢当代的艺术,就是用不同的东西,来表达现在的生活,或者用一些另类的方式来创作。

父女俩各自发展着自己的兴趣爱好。但随着对当代陶瓷的日渐痴迷,在工厂打拼了近二十年的韩洁梅,终于不再满足于每天模式化的工作,也不想好似父亲一样,将工作与爱好严格划分。

韩鹤松 :我觉得收藏了一件自己心爱的东西,肯定不舍得让出来,如果是不好的东西,给了别人也没什么意思。

韩洁梅:但我不一样,从小在这样的艺术环境长大,而且很小的时候,在我读书的时候,已经会进一些生日卡,拿到校门口去摆卖,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变得会从经商角度考虑,其实我是想以藏养藏的。

2011年之前,当代名家瓷的价格都是一路上扬。然而2013年经济开始下行,艺术品市场也在经历大的调整,韩洁梅却看中了桂畔海边一座三层小楼,一共1300平方米,还要一签就是五年租,这让父亲觉得很难理解。

韩鹤松 :为了这件事我和阿梅说过,说到她哭了。如果你按照一买一卖,这样的商业模式去运作呢,你的艺术馆不会长久的。因为你怎么样,都没有景德镇当地人运作(艺术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特别是在去年刚刚开的时候,整个艺术环境那么低潮的时候,你才开(艺术馆)。

韩洁梅:其实这个时候,才是入市的时候。因为经济不好,可能会有好多以前的藏家,可能几千块买的东西,之前鼎盛时期已经升到十几万了。十几万可能很多人接受不了,我几千块买的,我几万块出手的话都不会亏本,会有钱赚。这个时候就有人出手去放(艺术品),这个时候,你反而可以拿少点的钱,买到更多的精品。

韩鹤松 :她说:“我喜欢艺术,我想做我喜欢的东西,作为自己的职业。”

开启艺术馆运营新模式,将艺术推向市场

虽然父亲在古陶瓷领域游刃有余,韩洁梅却觉得古陶瓷争议太大,真假难辨。她希望自己的艺术馆,像外国的画廊一样,不仅聚焦中青年陶瓷艺术家的作品,更注重挖掘和培养年轻艺术家,通过举办展览,帮助他们将作品推向市场。

韩洁梅:从开馆以来的初衷就是,我想把艺术更加普及,更加平民化。独立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有他们的证书, 以及和作品的合影照。如果你正好当时有眼光,收藏到一件精品的时候,可能会有十倍八倍的升值。

韩鹤松 :如果需要培养艺术家,就要我帮忙,所以就逼我上梁山。

争取到父亲的支持,韩洁梅开启了另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

韩洁梅:以前我都不用天天回厂。但是开了艺术馆后,我每天都会回艺术馆,而且是每天最早到的那个。为了方便工作,员工也不用两边跑,我将其中一间公司的办公室,移到了艺术馆里,带给我另一种生活模式,其实这种生活模式。是我很向往的。

带着对新事业的无限憧憬,韩洁梅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艺术馆的运营中,小到灯光的调试,大到艺术品的挑选搬运,都亲力亲为。

韩洁梅:从一个收藏者转型到经营者,是两个不同的范畴。那个时候,作为收藏者,就是有钱的时候买多两件, 没钱的时候不买。但当你真正开店时,开门七件事,你会不希望亏损,就有点盲目。只要人家说这个展好,艺术家过来,我就接,一个月办两次展。所以那时候很辛苦,自己辛苦,员工也辛苦。怎么样能做好? 怎么样能把作品销售出去?或者让更多人认识他?我就会不停去思考、策划,输不起。不想让人觉得办了展览后,东西卖不出去,声誉也不好。即使赚得到钱,我仍然对每个展都有期待。

对于女儿所承受的压力,父亲都看在眼里,默默地一路陪伴。

韩鹤松 :她真的很投入,而且她的投入启发了我,加强了我的信心。你既然开了店, 我什么都不讲,我会尽我的能力去帮你, 支持你,看你怎么做好。

韩鹤松开始重新观察,以前他看不上女儿的种类繁多的收藏品,现在却欣喜地发现,其实无论哪里都有传统的影子。

韩鹤松 :阿梅你过来看看,这个花瓶很有内涵。这个是欧洲的珐琅彩,但它的瓷胚是景德镇的,所以证实了文献记载,在十六十七世纪,中国很多白胚运到了欧洲,证明这个是好东西。这个瓶子我也是刚刚发现,很有个性。

我是老八股一点,她年轻一些,但是作为我这样的年纪,应该承认年轻人好的一面。

景德镇建立工作室, 出钱出力培养艺术家

找到了认同点,他又与女儿一起去景德镇考察当地的艺术家,观看各种当代陶瓷展览。慢慢地,陶瓷画所使用的新材料、新工具以及艺术家大胆率性的表达方式,都让他感到欣喜。

然而他也发现,景德镇的年轻画家,也普遍存在守旧却内涵不足的现象。于是韩鹤松干脆在景德镇建了一个工作室,亲自陪着年轻画家写生、学习,烧制瓷板画。

徐海就是他发掘并签约的第一个年轻画家。

韩鹤松 :他的雪景画让我眼前一亮。我就到他工作室,要求他当场用了三个半小时,用青花釉画了张山水画,他的用笔很肯定,构图很严谨。

青花釉下彩梅兰竹菊餐厅客厅挂画实木仿古四条屏中式挂屏瓷画玄关玄幻客厅挂画样板间壁画 1、梅兰竹菊 120*36cm*4副 尺寸见分类注明 含框含挂环 四副一套。

韩鹤松将自己多年的收藏积累无私奉献,使得艺术馆的方向更加明确。然而他对于作品质量的严格把控,让韩洁梅都吃了一惊。

韩鹤松 :由于我们画放的位置,在窑炉的位置放得不好,所以颜色变化出不来,而且这个枝条有点乱,所以这幅画我们不能要。

徐 海( 青年画家):说实话是舍不得,里面包含了创作者的心血。

韩洁梅:不如不行的话,我们就低价卖出去吧。

韩鹤松 :真正的艺术家,一定要有好的作品,包括国画大师李可染都是这样的, 烧几千张画,不好的全烧掉。

徐 海( 青年画家):画得不好的就当做是作业。

韩洁梅:(父亲)觉得如果一幅作品不好,还硬要拿出去卖,他觉得对不起收藏者。

随着自己在艺术鉴赏方面了解地越多,韩洁梅对父亲的敬佩,也越来越深。现在韩洁梅负责艺术馆的经营,父亲一年大部分时间在景德镇驻扎,父女俩配合地十分默契。

韩洁梅:正是因为有我爸爸这样来支持我,令我走出一条不同的路。连景德镇的行家都说,很少有人能像我们,又出钱又出力培养艺术家。

2015年的春节刚过完,韩鹤松又准备再次启程去景德镇了。临出发前,他拿出一卷手卷,那是他年前七十岁生日时,花了几天总结出来的收藏心得,满页满卷,每个字都饱含深情。

韩鹤松 :时间就像一个穿行人,匆匆过去了。我只能抓住这历史记忆中之倒影,保持清晰的轮廓,否则给后人留下的,只可能在慨叹中。

我的学识不是很深,只是一步步跟着同辈人学,跟着后辈人学,这样才能使自己有长进。

韩洁梅:我爸爸是我生命中最尊重最敬佩的人,大家都在创新,传统向当代靠近,当代又向传统取经,就像我和爸爸的思想,大家都在做一个融合。

 

合作媒体机构

电话:029-81779909 传真:029- 81774280 邮箱:931737117@qq.com客服QQ:931737117

版权西安悦合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3992008306陕ICP备15007881号-1

法律顾问:陕西轩举律师事务所(姚博扬-13319186653) 技术支持:西安凤巢网络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画韵中国》陕公网安备 00000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