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画韵传媒!

陕西大长安国画院建院五周年展示月丨画家·刘海军

发布时间:2021/7/30  浏览量:3085  


时光如梭,一恍陕西大长安国画院走过了五个春秋。在这五年里,画院始终秉承,遵纪、爱国、奉献、继承、创新、包容之宗旨,精心的为院内每一位画家提供最好的服务。每每外出写生,院委办都会严密组织、细心安排,做到万无一失。到陕南、陕北,等贫困山区,采风写生创作,使画家能经常走近大自然,更贴近现实生活,使作品更加有活力。每到一处画家们严格遵照院办宗旨,白天认真写生创作,晚上回到住宿处。不顾一天的劳累。必须把当日的写生作品拿出来,参加当日作品的参评讨论会,让大家观摩、评点、互相学习⋯每次组织外出写生都是一次参赛;每次组织外出写生都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画家们在这个大家庭当中,互相包容,谦虚交流,愉快的氛围中,每每都能拿出精品力作。参加院办精心组织的大型展览。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作为一名画院的画家感到非常的欣慰。

——刘海军





“红色之约·胜利吴起”——陕西大长安国画院写生采风活动现场





陕西大长安国画院画家·刘海军作品欣赏



刘海军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 。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吏馆研究员,西安市美术家协会理事,西安市中国画研究会理事,西安中国画院特聘画家,西安未央区美家协会副主 ,陕西大长安国画院画家。





一直以来,绘画是我所仰慕的事情,淡淡墨香的氛围,我喜欢身处其中,享受那种安宁。其实,那只是表象,是安而不宁,对画家来说,激荡的情绪时刻流动,成画的喜悦、探索的痛苦,时刻左右。但那确是快乐的所在,小小的画室就是浩瀚的世界,他们从自然中采撷花朵,在这里变成美丽,或者从思想的深处挖掘灵感,化作照耀世人的火焰。



我喜欢绘画,所以结识了不少画家,刘海军就是之一。
初识刘海军是在一个画展上,那是个初秋的上午。,照例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画家,书画爱好者,媒体……自然有很多古怪之人。古怪的性格、古怪的情感、古怪的举止,作为特殊群体的艺术人士,莫不如此。那天,几步之外的一个谈话圈里便有这么一位,他光头圆脑,眼睛出奇的明亮,阐述观点时嘴巴格外前倾,一副执着的样子;实际上,他说话不光是头前倾,而是从腿至腰再到身子整个的前倾,好似一棵林边的大树,弯曲是为了汲取更充分的阳光。



这便是对刘海军的第一印象。相熟之后我才知道,他那样的站姿是因为腰肌劳损的缘故。那次,他俯身在画一幅绝壁深壑万山红的作品,他忽而几笔布局造势,忽而树木郁郁成林,忽而远山层层渐去,空山鸟鸣、云深水流……我正看得兴致勃勃时,他却住笔了,挂画于墙,坐下抽烟观摩。他把腰在沙发上靠舒服了说:“缓缓再画吧。你不知道,画画是力气活,一天下来腰酸腿痛,我的腰病就是这样来的。”看来,绘画更多的是风雨交加、披星戴月,风花雪月只是我这样的俗人所见。



他是公务员,大可过安安生生的“官僚”日子,怎么“人民公仆”之外又给绘画做起公仆了。原来,他倒不是“公仆”有瘾,而是内心的那个他踢了他几脚。他打小就喜爱绘画,参加工作后,领导见这个小年轻多才多艺,单位的黑板报就成了他的额外任务,后来,他的额外任务就更加额外了:大小活动的摄影,会议的布置,局里的公益宣传画,如此等等。十几年之后,随着年纪渐大,随着人生积淀的深刻,灯红酒绿、荣华富贵里,他总觉得心里发空,终于一天,灵魂中那个精神的他就苏醒了。就这样,他重拾绘画,自此,他充实了,安宁了。



但是,他能走到今天,能有“绝壁深壑万山红”的境界,却不是“精神苏醒”了就行了那么容易。他说:“那不光是扒几层皮,是要脱胎换骨。真正开始画画,我经历了好几个阶段,每个阶段后期我都不满意自己,我就把那个自己一把提到眼前,拳打脚踢,搧一顿嘴巴,然后才清醒了,继续前进。”说完这话,他哈哈大笑,他的声音是稍带沙哑的那种,颇有一些沧桑感。



知易,行难。对于艺术,更是这样。绘画绝不是画一幅图画,只要构图合理,看着画面景色优美便可,它应该是将一种情绪一个思想通过绘画形式表达出来。所以,就必须厘清诸多问题,比如,技法与表达,形式与内容,手法与目的,写实与写意,笔墨如何达到文以载道、画中有魂……举例来讲就是,会使用工具垒砖砌墙的是泥瓦匠,能建成东方明珠的才是顶级设计师。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做合适的事,合适的做事。刘海军能发沧桑之慨,能把自己拉出来“拳打脚踢,搧一顿嘴巴”,一定深知“知易、行难”之理。



今年深秋,刘海军几个画家出去采风,我这个好事之人,想沾点仙气,便相跟而去。最后去的是耀县红色旅游圣地照金,正好是一场秋雨刚过,天高云淡、神清气爽,薛家寨遗址的丹霞地貌极其动人,他们便在山口坐北面南开始写生。薛家寨位于秀房沟村东北侧薛家寨上,海拔1600米,四面环山,山势突兀雄伟,极为险要,寨内有天然崖洞五六处,可容纳百人,这里,旧有薛刚反唐,后有刘志丹的照金革命根据地,是陕北苏区的前身。



他们画家们依其喜好各选角度,宣纸一铺、笔墨一亮,开始“入静修炼”了,我自不闲着,四处流窜、随意观看,好似监考老师一般。
“刘海军同志,你可要好好画哩,要不,对不住你们老刘家的志丹先烈。”我吆喝着过去了。
刘海军以最大的那个山脊为主景,近陪衬、远烘托,那山脊画得厚实而雄壮,好像就是刻意要表现他刘氏本家那位英雄;而且,他不拘俗套,天空留得特别多,不似平日的风格;整个画面树木也不多,稀稀拉拉五六棵,但都苍劲得近乎狰狞,个个枝杈分明、筋骨嶙嶙,仿佛一只只五指劲张的大手奋力伸向苍天,仿佛当年共产党人不屈的抗争,仿佛革命者以生命为代价追求信仰的精神……


画完后,大家就相互观摩起来,这是他们这个采风组合的习惯,而且已超出了文人相轻的积弊怪圈,主张相互批判。轮到“批判”刘海军时,一人说浑圆的丹霞地貌与狰狞的树木有对比美,是出于自然、高于自然,善之善者也;另一人说,从结构上看,天好像太大了,不合常规。
刘海军就谈了自己的创作立意:“天很大、我是想给画面赋予宇宙感、岁月感,更好地表现英雄豪杰刘志丹;我想让天像无际的大海,一片蓝海。”
他名叫海军,海军自然需要蓝海。蓝海是未知的领域和空间,对未知的追求一定是一种超越。
海军一直在超越,恰如中国海军正成为远洋海军一样。


——文/朱泓宾


























合作媒体机构

电话:029-81779909 传真:029- 81774280 邮箱:931737117@qq.com客服QQ:931737117

版权西安悦合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3992008306陕ICP备15007881号-1

法律顾问:陕西轩举律师事务所(姚博扬-13319186653) 技术支持:西安凤巢网络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画韵中国》陕公网安备 00000000000号